喜庆郎:妻子梦里喊了另一个男人 丈夫将情敌约到

2019-04-14 作者:ag8官网   |   浏览(103)

  红网湘西8月4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张祥 实习生康希 通讯员石绍辉 杨胜柳)妻子一句梦话,喊出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让生性多疑的丈夫坚信妻子有外遇。丈夫苦心经营几个月,终于找到机会,将“情敌”约到偏僻的地方下了杀手。近日,湘西州花垣县公安局破获了这样一起“奇特”的凶杀案。

  贵州省松桃县长平乡,龙丹(化名)的丈夫老石是摩的司机,7月10日早上骑车出去,兜里还放着几百块现金。按照往常的时间,他会在傍晚回来吃晚饭。到了晚上8点多,老石还没回家。龙丹给他打电话,但关机了。“会不会被人谋财害命了?”龙丹看过歹徒抢劫杀人的新闻,越来越慌张。

  7月13日早上,龙丹找到侄子石甲,让他帮忙一起找老石。中午时分,石甲看到一大帮人围在汽车站门口,也凑过去看热闹,墙上贴着一张“认尸启事”,死者正是龙丹找了3天的丈夫老石。石甲赶紧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龙丹。下午6点时,龙丹在石甲等一家人的陪同下来到花垣县公安局认尸,看到死者的一刹那,龙丹就哭了起来。

  一家人觉得很奇怪,老石很少离开松桃县,也从来没有到过近100公里外的花垣县,更何况警察发现他的地方是个偏僻的山坳。警察说,丈夫是被人杀死的。龙丹想不通,老实巴交的丈夫到底得罪了谁。

  警察发现老石的尸体,是在7月11日。当天早上6点半,花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龙喜隆接到局里电话,说“大坳”发生了命案。公安局长李云信带着龙喜隆等人赶紧赶到现场。

  “大坳”是花垣县雅桥乡猫儿坡村和岩科村之间的山坳,地形险峻,只有一条弯曲的村道从这里横穿而过,由于偏僻,平日里少有人走。

  死者躺在路边,戴着红色塑料安全帽,浑身是血。肩部、胸部和颈部均有刀伤。通过尸检,警方确认死亡原因是锐器切开颈部血管造成大量失血。死亡时间大约在7月10日晚上10点到11点之间。

  法医在死者裤兜里找到一盒“遵义”牌香烟,从香烟盒表面提取到一枚血指纹。此外,再无其他线索。

  现场勘查结束后,除留下少部分民警保护现场外,其余民警兵分多路到附近村寨调查走访。到现场围观的群众接踵而至。但他们只是来看热闹,没人认识死者。

  7月11日下午6点,花垣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对案情进行分析:从穿着特点来看,死者身份有三种可能,建筑工人、矿工、摩托车司机。找到尸源是破案的关键。办案民警兵分多路到县内建筑工地、花垣矿区、县城摩的司机队伍中寻找尸源。一天两夜过去,办案民警陆续归队,一无所获。

  7月13日上午9点,花垣县公安局局长李云信说出一句令众人眼前一亮的话:“遵义牌香烟是贵州的,在湖南销售量很小,死者居住地应该是三省边区。”这就为寻找尸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为了节约时间,专案组马上制作“认尸启事”张贴到周边县市交通显眼位置。“认尸启事”雪花般地从花垣县内传到松桃县多个乡镇。当日下午,龙丹就到了花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确定死者正是自己的丈夫老石。

  7月14日,民警发现线时许,老石还和同村青年龙刚骑着摩托往长兴方向开去,而在当天晚上7点至8点,花垣县民乐镇一矿场门口的摄像头拍下了龙刚坐在老石摩托车上的画面。

  龙刚应该是最后一个见到老石的人。7月14日12点多,办案民警找到龙刚家,但龙刚不在。据他的父母所述,7月11日6点多,也就是龙刚和老石最后一次出现在花垣县之后,他就去浙江永康打工了。

  7月15日,刑侦大队长龙喜隆组织5位民警驱车从花垣前往浙江永康。7月18日下午3点多,在永康市公安局的协助下,民警将犯罪嫌疑人龙刚抓获。

  7月20日,民警将龙刚押回花垣县。开始审讯时,龙刚坚称自己没有杀人。龙刚和老石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两人的关系一向不错,甚至连老石的妻子龙丹都不相信龙刚是凶手。审讯进行了2天,毫无进展。

  悲剧缘起妻子的梦线日,烟盒上那枚血指纹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正是龙刚的指纹。民警把指纹往他面前一放,龙刚这才供认了犯罪事实。

  悲剧缘起于龙刚妻子的一句梦话。这些年,龙刚夫妻感情并不和睦,他生性多疑,总担心妻子有外遇。今年年初,龙刚夫妇在浙江永康打工。2月份的一天晚上,龙刚听到妻子在梦中喊着老石的名字,这让龙刚深信妻子和老石有不正当关系。

  为此,今年3月份他偷偷从浙江赶回老家,筹备着手谋杀老石,但计划没有成功。7月1日,他再次从浙江回到老家,7月10日,时机成熟。他巧设名目把老石骗到地处花垣县雅桥乡猫儿坡村的“大坳”路上,下起了毒手。

  刑侦人员介绍,案件审理结束后,龙刚不忘对自己进行总结:“我做错了两件事,第一不该在白天喊他出来,第二不该伸手去摸他口袋里的烟盒。”

喜庆郎:妻子梦里喊了另一个男人 丈夫将情敌约到